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im中国电竞

公司资讯

行业动态

常见问题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举行

发布日期:2022-08-19 00:22:52浏览次数:1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举行4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首场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傅莹就大会议程和人大工作相关的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傅莹在101分钟里,回答了18家媒体记者提出的问题,覆盖贪腐治理、立法计划、民生等多个领域。

  回答记者有关治理贪腐的提问时,傅莹表示,反腐是现代国家治理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三年来大力反腐败,我们的成效是非常显著的,也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

  巧合的是,就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十二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傅莹表示,关于王珉被查的消息“开预备会之前刚刚听到”,“我认为这正说明反腐败没有死角,包括全国人大和各级人大,只要有人大代表涉嫌违纪违法都应该面对纪律的审查或者法律的审判。”

  她介绍,本届人大以来,到去年底,已经有43人辞职,罢免了27人。这些人不少都是因为违纪违法,被选举单位罢免,或者是本人主动向选举单位提出辞职。国家宪法和代表法赋予全国人大代表依法享有参加行使国家权力的权利,同时规定必须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

  “习总书记在中纪委六次会议上强调,反腐败要标本兼治。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正是要在反腐败的治本之道上积极发挥作用,落实中央提出来的加快推进反腐败国家立法的重要任务。重点是在我们制定各项法律或修订各项法律的过程当中,要加强反腐败的内容,构建我们国家完善的反腐败法律规范体系。”

  傅莹说,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当中强化了反腐败的内容,今年的重点是行政监察法的修订工作。在国际方面,我们正在制定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人大常委会也已经批准了与51个国家有关刑事司法协助的双边条约。另外,中国还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缔约方,我们和其他缔约方一起加强这方面的合作。总之,这些制度的完善有利于我们更好、更有效地开展境外追赃、追逃活动。

  近来,西方媒体有关“维权律师”被逮捕的报道引发不少关注,有评论认为这与中国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是相矛盾的,那么,人大又会对此如何评价?

  傅莹在回应提问中直言,“在中国,律师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了,无论是在社会生活当中,还是在经济活动当中,如果遇到纠纷、遇到困难,大家可能首先想到找律师搞搞清楚,所以律师是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

  傅莹说,中国的律师成长是比较快的,大概是1979年恢复了中国的律师制度,当时全国的律师加在一起就2000多人,现在已经到30多万人了,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而且每年增长的速度很快。针对外界议论到的一些个案,傅莹回应,“我想司法部门会依法处理”。

  对于“维权律师”的提法,她并不赞同,“好像要把我们的律师队伍做一个政治划分”。“律师首先应该是守法的模范,根据我们国家律师法的规定,律师执业要遵守宪法、遵守法律,如果律师知法违法也要面对法律的惩处。”

  “现在我们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一个律师队伍的健康成长,对各项法律的正确实施、对维护社会公平正义都是不可或缺的,都是非常重要的。对律师来讲,律师依法执业的权利也要得到保障。”傅莹说道。

  发布会现场,有媒体提出,去年11月、12月北京三分之一以上的天数都是重污染,有专家预测,京津地区空气质量达标要到2030年才能实现,这是否意味着那些“10后”的幼年、少年、青年时代都要呼吸着被污染了的空气?

  傅莹在回答时表示,大气污染治理确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难题,这些年对广大人民群众的这种强烈要求,党中央、国务院是高度重视、积极回应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都很少笑的,我认为他压力山大。”

  傅莹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大气污染防治的问题上,连续三年进行了高强度的监督和立法工作,“可以说是一年一个新台阶”:2013年副委员长率队进行专题调研,当年国务院就出台了“大气十条”;2014年进行执法检查,提出整改要求,并且推动修改这部法律;2015年听取了国务院的反馈报告,同时连续对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订草案进行审议;2016年1月1日新修订的大气污染防治法正式实施。

  在她看来,“现在的问题是这部严格的、新修订的法律要不折不扣地得到落实,但是我也听到很多其他的议论、要求,任何治理都是有代价的,要平衡个人利益、局部利益、整体利益,这是一个难题,人大还是要保持监督的力度和节奏。另外,环保部长陈吉宁过两天也有一场记者会,大家可以关注,他会给你们提供更加专业和全面的介绍。”

  傅莹回应提问时说,民法典对一个国家来讲,它是民事领域的根本,其核心是要保障私权力,就是要让公民在法律的框架内自己解决好问题,通俗地讲,叫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编纂民法典是几代立法人的心愿。

  我国建国以来的民法典编纂工作前前后后四次,第一次是1954年,最近一次是2002年,几起几落,都是因为条件限制没有实现。“现在是再次拉开了编纂民法典工作的大幕,已经启动了,这次我们下决心要把这件事情完成。”

  从立法角度考量,傅莹介绍“要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是全面整合民事法律。民法总则的征求意见稿已经出来了,正在征求各有关方面的意见,发布会之前我也专门了解了一下,预期6月份能够提请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我们审议时肯定也要张榜公布,向全社会公布法律草案,欢迎大家关注,提出好的建议意见。我相信完成民法典的编纂工作之后,一定能够更好地维护人的尊严、保障人民的根本权利,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奠定更加坚实的民事法律基础。”

  今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落地,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实行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已对社会的发展造成阻碍?同时,对于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家庭而言,政策的突然调整是否公平?

  在回答北京青年报记者提问时,傅莹说:“全面二孩政策是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它标志着历时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我还清楚地记得,在人大常委会审议完投票时,我们按下绿色的键。当时很多人都是感慨万千,因为这个政策一路走来,大家都是深有体会的。一方面,它确实缓解和抑制住中国人口爆炸式增长的势头。但是另一方面,对我们个人、对家庭来讲,也是一种付出,所以现在这个调整应该是非常及时和适当的。”

  傅莹表示:“当然,这个政策在中国的历史上会有很深刻的脚印。我记得刚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时,国内有很多新闻报道说会不会出现小皇帝一代、自私自利,在座的是不是也有很多是独生子女?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成长起一代有爱心、有责任感、非常充满活力的一代,是吃饱饭的一代。这一段历史阶段,对中国来讲有它独特的意义。”

  傅莹强调,立法机关在法律的修订过程当中非常注意法律和政策的衔接,坚持“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比如原来对失独家庭,国家的关心和帮助不会改变。对原政策独生子女老年人的奖励和扶助不取消,还是有一些保障措施的。”

  针对我国社会的老龄化趋势,傅莹认为,我们确实需要对加快出现的老年社会趋势有一定的考虑和准备,人大常委会去年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进行了执法检查,也发现不少问题。比如“空巢”、“失能”老人的照顾问题,比如跨省医疗、异地结算还面临一些困难,尤其是大量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都提上日程了。所以,在执法检查当中也提出许多重要的意见和建议。比如加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和人才培养、储备。再比如能不能建立高龄补贴等。总之,社会总是在发展,我们的法律和政策都要跟上社会的需要。

  傅莹:这个问题,最近讨论得比较热,我也看了微信、网络上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同时一些主管部门也做了回应。我认为对这个问题解释得比较清楚了,但是就是考虑到你们关心,所以我们这次人代会期间,记者会专门邀请了住建部的负责人给大家做进一步的解释。从我的角度想说的是,我们依法治国,我们的政府部门具体推进政策的过程中会依法行政。

  傅莹:说到中国的,如何保障和保护留守儿童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痛点。最近这些年出现很多恶性事件,地方政府、地方组织还是要负起监督责任,掌握全面情况,督促监护人。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社会组织,都不可能完全取代家庭。根据我们国家的民法通则的规定,父母对子女有监护义务,如果长期不履行监护责任,尤其出现恶性的严重事件,父母也是要面对法律的追究。当然,没有父母愿意离开自己的子女,中国现在大量的打工群体也是一个社会现实。

  傅莹:去年修改的立法法当中已经明确提出,所有税种的设立、税率的确定、税收征收管理等基本的内容都由法律规定,其次是已经把税收立法列入立法规划,比如环境保护税法、资源税法、增值税法、关税法等,都已经列入了立法规划,其中环境保护税法是列入了今年的立法计划,我们也希望能够顺利出台。今年可能还有烟叶税法、船舶吨税法,也有可能能够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

  傅莹:刘源将军到人大来,我们是非常欢迎的,那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他进行宪法宣誓,我们也期待他能够作为人大代表依法履行职责。我们外事委员会就有好几位军队的将军参与,他们发挥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对人大常委会的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可能对人大不太了解,我相信也期待他能够有更多更好的发挥。本版文/本报记者桂田田赵萌孟亚旭